2.png修羅規則:

1、每天不論字數不限題材都要至少一篇
2、今天沒寫,明天補上,以此類推  
   就是拖延症發作就會惡性循環的意思。

不限字數所以不一定有完整結尾。

 

接續上一篇

 

  濡羽一直忙到凌晨三點,期間監視器也沒關,列印了幾份資料用磁鐵貼在冰箱上後才把電視和電燈通通關了下樓回房。

  他的房門剛關上,隔了幾間房的門口就探出一顆頭,是柳染。 確定濡羽不會再出來之後,他躡手躡腳地走到樓上,再度聲控打開醫療室的監視畫面。

  少女身上已經纏滿繃帶,他們正在給她做核磁共振,他也注意到一旁的桌子上有不少文件。

  隨手拿了一件外套穿上,躺到一旁的沙發床上,面向螢幕,看著那些醫護人員的一舉一動,直到眼睛累了稍微閉目養神,才平靜地睡著。

 

  隔天一早,八點整的提示音剛響起,桑菫就如往常一樣第一個上樓。看到螢幕還開著的當下想衝下樓罵濡羽浪費電,卻在下一秒瞥見沙發床上縮成一團的柳染,止住了他的腳步。

  桑菫想了想,從櫃子裡拿出一件棉被給他蓋上,先去拿檢查報告。

  到了病房,他拿了報告坐在少女的病床旁看;領頭的一位中年男醫師負責交代少女的情況,說了很多,但桑菫一點反應都沒有。

  男醫師感覺他好像突然不高興了,也不多說,最後補了句:「看著狀況沒躺個三五天大概是不會醒了。」就出去了。

  還有很多檢查的結果還沒出來,他也沒空在這跟他耗著。

 

  桑菫看完所有的報告後走出病房,給濡羽打了電話,立刻就接通,彷彿根本在等電話似的,然而電話那頭的男人只「嗯?」了一聲,含糊的音調顯然沒清醒。

  他也不管濡羽到底是不是清醒的,就直接說:「全身外傷跟你判斷的一樣,不過手沒有骨折,倒是三天都沒給她吃東西,甚至滴水未沾⋯⋯你清醒了沒?」

  「嗯……柳在意的那個問題呢?」聲音比起剛才清晰許多。

  桑菫一邊找著關鍵字邊說:「那些人渣拿異物侵犯她,在裡面發現有菸蒂,還有酒精反應。」在紙上移動的手指停在了其中一行,「此外,他們仔細檢查了,沒有精液反應。」

  濡羽懶懶得插了句:「沒精液反應不代表沒發生。」

  「我按報告唸的,DNA報告還要等幾日。至於清醒時間——醫生說雖然頭部受到重擊,但除了腦震盪外沒什麼大礙,吊幾袋點滴補充營養之後也許就能醒來,但最快也要三天。」

  「知道了,讓他們積極點治療。」他在內心盤算著,這筆花費是要跟誰要去。

  聽他口氣像是要掛電話,桑菫補了一句,「柳睡在樓上。」

  他們說的樓上樓下都是指地下層,地下一樓是樓上,二樓是樓下。

  「電視開著?」

  「嗯。」

  瞬間濡羽嘖舌,「那傻子……你看他有沒有發燒,他如果醒來問狀況,都跟他講,沒事我要繼續睡了。」也沒等桑菫回應,直接掛電話。

  既然沒要隱瞞,他就把報告直接丟在桌上,先到冰箱去拿了罐果汁,關上冰箱看著門上貼的單子──今天沒自己的事,看來是想讓他專注照顧那個少女了。

  不、應該說是照顧柳染。

 

創作者介紹

黛洛家地下倉庫

銀雪黛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