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png修羅規則:

1、每天不論字數不限題材都要至少一篇
2、今天沒寫,明天補上,以此類推  
   就是拖延症發作就會惡性循環的意思。

不限字數所以不一定有完整結尾。

接續上一篇
 

 

  杜若知道他們要出門之後看著少女一身衣服搖搖頭,現在她身上穿的衣服是他們託謙醫生帶過來的病房服,一看就知道不是正常衣服,於是他從幾乎沒在整理的小更衣室翻出一件不知道是誰的舊襯衫給她穿。

  換好衣服走出來,杜若左看看右看看,「呃……」杜若看少女穿起來的樣子,長度有點尷尬。

  少女身高大概一百五十公分左右,襯衫穿起來長度就蓋過屁股,從背後看都快能看到屁股了,勢必要讓她穿褲子才不會曝光。

  然而,這裡所有人的褲子她都不能穿。

  杜若看了一圈更衣室,用耳麥詢問:「欸,你們更衣室裡面有沒有不要的衣服或褲子?」

  「那邊我整理過了,沒掛起來的都是不要的。」桑菫說。

  「我去你的,你上次把我的衣服丟了你還敢說!」朱笙隔空罵道。

  桑菫無所謂地回道:「你們不整理讓我整理就是這樣啊。」

  朱笙和桑菫又開始鬥嘴,杜若只好當作沒聽到,將耳麥音量調小,蹲在紙箱前翻找起來。

  他找了幾件看起來還很新的衣服,拍了照片傳送到群組去,確定沒人要了之後就從抽屜裡翻出裁剪刀開始裁布。

  咖啡廳點菜都用平板在處理,有什麼訊息也很很快傳遞,這是最快的方式。

  最後他選了五件牛仔舊衣和絲質襯衫,稍做裁剪後圍成一件不規則狀的裙子,時間不夠所以沒有裁縫起來,只用十幾個別針全部串成一圈,再用一條黑色領帶穿過別針當作皮帶,襯衫蓋住什麼都看不出來。

  接著讓她白襯衫的袖子捲起來,及腰長髮簡單束著,戴頂圓帽。鞋子沒辦法,他們之中朱笙腳最小,她穿朱笙的舊布鞋還是很大,但也只能這樣。

  她走出更衣室,濡羽跟杜若都看見了,杜若給自己作品的評價是:「其實也不用出去買衣服啊。」

  然而內衣褲和鞋子還是需要買的。

  讓她走動、蹲下、坐下,做些動作確定不會曝光之後就出門了。

 

  濡羽開車載她到市區,停好車後帶她到一條商店街,逢見衣服鞋子店都進去。

  不過也不知道是品味不同還是有什麼原因,少女大多只進店裡繞一圈就走了出來,頂多就翻找衣服,但一直沒有買下。

  一直到商店街盡頭,她才買好一雙楔形涼鞋和低跟短靴,並直接穿上涼鞋。

  濡羽很久沒有走那麼多路,在一間飲品店坐下,兩人各點一杯飲料休息。

  濡羽到櫃檯點餐時,有個男客人特意坐到少女身邊試圖搭訕,濡羽在櫃檯看著,雖然少女一直冷處理,但這個搭訕讓他又有一個新發現。

  他回到座位沒有坐下,而是到少女身邊一手將她往自己方向攬過,請男子離開。

  男子嘖了聲退開,乾脆地離開店內,濡羽才拍拍少女的背,讓她緩緩呼吸,再坐回自己位置。

  「妳怎麼都不買衣服?我說過妳不用在乎價錢。」他不打算問她為什麼發抖——他知道為什麼,就也沒什麼好問的。

  至少她不是害怕所有人,而是只有特意接近她的人。至於他們幾個,他認為是雛鳥心態。

  少女沈默不說話,濡羽也耐心的等,飲料又喝了幾口,少女才說:「我不知道要買多少件。」

  濡羽很快想到一個可能:「妳不知道要住多久?」

  回應他的只有一次頷首。

  他深吸一口氣,把手機遞給她看,「這個是妳。」

  畫面上的是她參與研究成功的報導,上面有她的名字和父母的名字。

  少女看到的瞬間皺了眉頭,很快撫平,但濡羽沒錯過。

  「調查不夠徹底不知道理由,但我覺得妳似乎不想回家。」濡羽直說了,「妳很聰明,大概也知道我們不單只是做餐飲業,如果妳覺得信得過,妳想留多久都行;若是想回家,我也說過,會平安送妳回家。」

  「我想我確實不想回家。」少女滿臉疑惑,「但你們的地下工作那麼危險,怎麼會隨便收留一個陌生人?」

  「妳是我們救出來的,妳失憶了,」濡羽手指數著理由,笑了一下,「而且我們沒有醫生,如果妳願意,還可以在咖啡廳工作。」

  他原本猜少女可能根本沒有失憶,但他想選擇相信少女的冷淡是天性使然。

  他想,綁架事件也許跟她父母有關。

  少女只輕輕說聲謝謝,之後一直到兩人喝完飲料都一直沒有對話。

  後來少女又買了一雙鞋,衣服買了幾件都是裙裝居多。

  濡羽陪著買的,她最初試穿了幾件,他都說好看,索性不試穿也不問他意見了;她認為濡羽覺得無所謂,但其實濡羽覺得她一直都知道自己適合什麼。

  買內衣褲時濡羽在店附近的雜貨店逛,讓她自己買,結帳時才叫他過去,選內衣這會兒也才二十分鐘不到,他手上已經有兩袋不同雜貨店的紙袋了。

  最後想起杜若交代要買白襯衫和馬甲背心,趕緊補買了,結果兩個人手上七個紙袋,回到家時已經是五點多。

  確定少女要住下之後濡羽就讓桑菫多休息一小時,讓他想辦法整理出第八間房。

  地下二樓還有三件閒置空間,不過都讓朱笙和棣棠他們拿去囤放雜物了,桑菫只好拉著棣棠找其中一間比較乾淨的把東西都搬走。

  濡羽帶著她到她的房間,順便檢查有什麼缺的,打算再去買。

  「大概就缺這些吧。」他把列好的清單給少女看,「還要什麼必需品?電腦?書架?電視?音響?」他並不了解女孩子的房間都有些什麼,而且他們幾個人房裡傢俱都是各自購入,他並不干涉。

  她搖搖頭,指著清單問:「床不用買吧?」

  「這張是沙發,不能睡。」說完濡羽就動手把購物袋裡的東西拿出來攤在沙發上整理,一邊交代道:「這邊整理好再過來住這裡。」

 

  接著少女就上樓到病房去看朱笙的情況,換了藥和點滴,朱笙怎麼看都覺得一個小孩替自己看病實在彆扭。

  「阿羽說妳要住下來了?」

  她還在仔細檢查他的傷口復原情況,心不在焉地應了一聲。

  「那我們要怎麼叫妳?」

  這問題讓少女愣住了。

  濡羽回來前就跟他們說她知道自己的名字了,但好像沒有什麼反應,感覺她很不喜歡父母,那要稱呼什麼的這個問題就讓他們頭大了。

  少女想了很久,「只要不是以前的名字,那讓我不舒服。」說完她就走回客廳了。

  這回答讓看著監視器的濡羽頭又疼了,同時透過耳麥讓他們每個人都想個名字投票去。

  杜若立刻回一句:「花染。」

  「⋯⋯那不是跟柳染重複了?」桑菫說。

  算是當事人之一的柳染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覺得有人想出來就好了。」棣棠懶懶的,覺得無所謂。

  「噢,我只是覺得她就像是一叢綠葉裡的花呀。」杜若像個宣揚著自己設計理念的設計師一樣。

  「發音聽起來很不錯也很好叫呀,小若這想法我也喜歡。」橙萱同意道。

  最後濡羽就直接總結了,「沒人有異議就叫花染了。」

  少女在一旁聽到覺得不可思議,自己剛剛才在病房說話,名字竟然這麼快就決定了!

  接著看到電視螢幕上的是病房畫面,又看他們一直都戴著耳麥,也就聯想到為什麼。

  這個名字她也不排斥,就此同意下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銀雪 的頭像
銀雪

黛水澗棲

銀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