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基於企劃〈東京迷走〉上創作

人物設定:https://bf1799.wixsite.com/soratani/nisumi

本系列分為主線、支線、事件、新聞、日常等五種創作。

 

附近的中華街假日會有活動呢。

因為中國習慣過陰曆新年的緣故,就連中華街也在此時也顯得非常熱鬧啊……

不過最近好像也容易有扒手出沒,如果要去玩的話多加注意!

 


 

  「宙谷,你就讓似澄帶薪放個假,算出差行不?」

  早上七點,店門還沒開,宙谷的朋友南戶領就掐著宙谷還沒離開店裡的時間不請自來。

  似澄聽見外面的動靜就起床了,換了身衣服走出房門就聽見南戶領這樣對宙谷撒嬌。

  是的,面對同是三十多歲的男人,他在撒嬌。

 

  宙谷看著早報,一邊應付他:「你的女人多了去,非要似澄陪你做什麼?」

  「早上好。」似澄走了出來,簡單向兩人打招呼,得到兩人的回應後直接前往盥洗,像沒聽到他們正在討論自己一樣。

  「那不一樣!中華街這三天有活動,我妹妹明天要來東京,我打算買些中國風的服飾送給她和外甥女,也打算送似澄和暮乃,當然得似澄陪啊。」

  似澄還沒踏進盥洗室,背後的聲音聽的十分清楚。她大概算了一下,從今天起的三天,是舊曆的正月初一到初三吧?中華街的話,舊曆過年的時候確實會很熱鬧。

  南戶領有姊妹各一,所謂物以類聚,他跟緋本朝陽一樣非常偏心妹妹,有什麼好的都給妹妹。暮乃是指緋本朝陽的妹妹,她同時也是似澄大學時期的好朋友,南戶領也把她當親妹妹在疼。

  至於似澄——她覺得宙谷對自己有情感轉移,把她當死去的妹妹在疼,他倆竹馬自然也如此。

  而他話中提到的女性,只有她在東京。

 

  盥洗結束,她走到櫃台旁,就聽見低著頭整理報紙的宙谷說:「妳準備一下,跟他去趟中華街吧。人多,小心點。」

  南戶在一旁露出勝利者的微笑。

  看來是被說服了呢。

  「好。」她也只能這樣回答,回房簡單化個淡妝就跟著南戶出門。

 

  /

 

  中華街平時五六日就不少人潮,舊正月又更是如此。

  她到現在還是不太喜歡人多的地方,南戶也是知道的,宙谷也有交代,故而他從一下車就緊緊牽著似澄的手,雖然有點害怕會不會他哪個女朋友誤會,但至少這讓她稍微安心了點,也知道南戶是好意。

  南戶說要買東西也不是藉口,看到賣服飾的店就進去,還看得很仔細。

  現在停留的這間店賣的有唐裝有旗袍,還有漢元素的古風現代服飾。

  似澄原本就很喜歡東方古時候的衣服,大學社團活動時有次社課專門研究過東方服飾文化歷史演變,她從那時接觸之後就喜歡上漢服的樣子。

  東方古代的服飾都很美,柔軟婉約,融合現代元素之後有種古今東西融合的美感,她很喜歡。

 

  「好暴露啊⋯⋯」看著假人身上穿的旗袍,南戶領皺著眉喃道。

  似澄看了一下,不覺得有什麼暴露的。全身 I 字線包得好好的,也就大腿開了叉,和穿熱褲比起來露得少。

  南戶又自言自語說道:「嗯⋯⋯旗袍不行,身材太明顯。妳要試一試那邊的漢服嗎?妳剛剛好像一直看那裡,喜歡別客氣,儘管說。」

   她淺淺微笑,「走了這麼多間,南戶先生自己妹妹的都還沒選好呢。」

  「妳提點意見我參考啊!大概也沒比這間好的了。」他隨手抓了一件衣服的袖子起來,「這是上好的布料,前面逛的那幾家可沒這麼大方——雖然我不熟布料啦。」

  似澄跟著摸了摸,確實是很舒服的質地,厚度也很剛好。

  身為一個珠寶商,南戶眼光一直很好,她是很信任的。

 

  說著,南戶就拉著似澄走到漢元素的區塊,「暮乃的話,我覺得她會適合這種的⋯⋯」

  他拿起的是齊胸襦裙元素的天藍色連身洋裝,在似澄身上比劃了一下,「嗯嗯嗯,妳胸小了點,但穿在暮乃身上應該是很不錯的。」

  「我要喊性騷擾了喔。」似澄笑了,他是真的很不客氣。

  南戶哈哈笑了兩聲,沒特別做什麼反應,就把衣服掛在似澄手上,看別的去了。

  「這種方領的給我外甥女穿不錯啊⋯⋯」說著,拿了兩件給似澄。

  「啊、這個斜襟不錯哦,圓領的不錯⋯⋯嗯⋯⋯方領的也很好⋯⋯」說著,似澄手上多了五件。

  「這個跟這個都買了吧,妹妹的各買一種。」說著,似澄手上已經拿不過來,店員拿了購物網袋給她。

  「這個對襟外套不錯啊,順便給老姊買一件。」又拿了兩件,經過古風飾品的櫃子又順手選了兩個髮飾。

  「似澄妳怎麼不買呢?喜歡什麼直接拿!」他終於回過神,關心關心身後的「女伴」。

  似澄有點無奈,舉起拿著黑色網袋的雙手,「這還不夠嗎⋯⋯?」

  「啊、抱歉抱歉,不小心開啟採購模式了。」

  他向似澄道歉,把她手上的兩個袋子接過來背著,「好了,好好挑吧!」

 

  似澄沒什麼物慾,不過今天南戶一開始帶她出來時說了要給她買衣服,她就意思意思拿了件她注意了很久的洋裝。

  那是一件以襖裙爲基礎概念的兩件式洋裝,月牙色的上衣立領對襟七分袖,裙子是長度至膝的薔薇色褶裙,最外層鋪了面紗。

  「妳本人都在這了,去試穿吧。」

  似澄聽話的進了試衣間,出來之後南戶領連連點頭,「直接穿著結帳吧。」

  付錢的人這樣說,她只能進試衣間把自己的衣服拿出來跟著南戶走向櫃台。

 

  櫃台已大排長龍,旁邊免稅櫃台更是排得滿滿滿。

  似澄和南戶並排站著,直接穿著走來走去的人不少,兩個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談論著這些服飾。

  前一個結帳的人正在找自己的錢包,南戶不禁開口抱怨:「真慢啊……」

  突然,似澄看到一個影子從結帳中的女人的身側晃了過去,她視線也跟著那抹身影看了過去,在他經過自己時抓住了對方的手腕,而她的手也在下個瞬間被抓住,反射性想甩開卻已經被人給舉了起來──

  「放開我!」

  「是不是妳偷了我的錢包?」

  兩個聲音同時在似澄一前一後響起,她回過頭,看著抓著自己右手的婦人一臉著急。

  「女士,」南戶按上婦人的手,「這裡人這麼多,怎麼就偏偏挑我們呢?」

  婦人不打算放手,「……我在排隊時還拿錢包出來確認過的,不過幾秒鐘就不見了,當然是離我最近的你們了吧!」

  「那怎麼偏抓我妹呢?說不定是這位?」南戶笑了,看向似澄左手抓著的男人。

  婦人臉紅了一片,「最靠近我的就是她啊!」

  附近已經開始竊竊私語。

  「但我妹是看到現行犯呢,妳抓著她不放……錢包是還要不要了?」南戶露出無奈的笑容,抓著婦人手腕的力道卻稍微加重了些。

  婦人皺著眉鬆開手,似澄反倒向她說了謝謝,這讓南戶非常不滿。

  南戶看向店員:「請搜搜看這位男士的身吧。當然,如有需要,我和我妹也完全可以配合搜身。」

 

  /

 

  似澄得到了一筆酬謝金,不過,婦人給她這筆錢,道歉的成分還是比較重的。

  她只是看到犯人在經過婦人的時候手上多了個錢包,雖然他動作很快,立刻就把錢包收進懷裡,但她一眼就認出是剛才婦人手上拿著的。

  犯人是中華街的竊盜慣犯,專挑全身金閃閃的有錢人下手,坐了牢去年才剛放出來。

  她也是誤打誤撞,這下他又要回去牢裡蹲了。

 


 

☑ 理智60以上,受異國文化吸引,觀賞舞獅或旗袍。

☑ 敏捷10以上,在中華街逛街時協助商店抓住扒手。

☑ 力量10以下,發現想要的東西卻意外成了扒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銀雪 的頭像
銀雪

黛水澗棲

銀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