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f6d91746de7.png

  噗浪上的這個創作企劃
  這篇文是小羽的
  選擇的職業是妖術師
  選擇的關鍵字是爪哇咿和神工匠。

  因為她只會寫劇本文,所以就寫完之後給我寫成(我流)小說體這樣。
  然後我自己的還沒寫

  羽:人物名字原本是別的,後來想想還是換一下當馬賽克w
  8/31:後來決定再把名字改回來了↑這人自己寫文寫到一直寫錯名字

 

 

​  玨羽並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舊地重遊。

  在一起是兩個人的事,分手是一個人的事。在這個世界,即使是婚姻,也是如此的。

  那一天,她的結婚鑽戒突然碎了。

  她的心也跟著碎了。

 

  秋楠和她已經離婚好久了,究竟多長時間呢?久到她都忘了——大概是她還是智者、他還是神工匠的時候,就離婚了吧?

 

  由於任務的關係,她跟著隊長到了普隆德拉,隊長要大家分散開來找尋線索,而就在下榻的旅館外面有間酒館,她便想到那裡去碰碰運氣看是否有什麼情報。

  怎料情報都還沒問到,就被一個男人灌酒灌到迷迷茫茫。

  因為以前,秋楠都會為她擋酒的⋯⋯所以她才不知道怎麼拒絕別人灌酒。

  也許是這樣的想法,讓她突然痛哭了起來。

 

  後面的事玨羽不太記得了,努力回想她才隱隱想起,有人問她要不要去爪哇咿?

  爪哇咿那是什麼地方她一定是知道的。

  蜜月島,當年很流行的蜜月去處,她去過。那時她穿著婚紗,跟秋楠一起拍下美麗的婚紗照。

  他說她美得不可方物。

  他在那個海灘上深深地吻了她。

  他在小屋內狠狠地要了她一次又一次。

 

  人在這都會引起那麼多回憶,她怕,且直覺不應該去。

  可是酒精催得她摸不著東南西北,嘴裡不知道為什麼就答應了,似乎還要她簽下什麼文件,迷迷糊糊間她也簽了。

 

 

  眼睛睜開,眼前不是她所預料的島上風光,而是酒店一樣的地方。

  她當年也是來過的,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在山洞裡的酒店。

 

  那時候,服務生們一口一個祝福啊──……

 

  她已經醉得走路都搖搖晃晃,勉強被門口的服務生們攙扶到吧檯的位置上。

  「今天生意可真好啊。」吧台內的調酒師看著哭得花妝的玨羽一點情緒都沒有。

  習慣了。

 

  「明明空得像要關門大吉⋯」玨羽一向嘴上不饒人,現在醉了也沒改掉。

  「想點些什麼?」調酒師看似一點都不在意。

  畢竟比起過去那到處都是情侶的盛況,現在確實是門可羅雀。隨著人們冒險的範圍擴大,外界的美景何其多,夫妻蜜月已經很少會來這裡,大部分都是些單身的人來喝酒。

  玨羽維持趴在桌上的樣子搖搖頭:「先讓我緩緩……」

 

  是爪哇咿的味道。

  雖然混著酒香,但跟當年一樣。

 

  她趴著,看向旁邊不認識的客人,桌上那杯尼咪酒一口也沒喝。

  回想當時,秋楠就是喝了尼咪酒之後,大喊著他有多愛自己;好不容易讓他靜下來,一杯熱吻襲擊又讓他全身火熱地黏在她身上。

  當時她想,幸好她不會喝酒,他也不會逼她。

  酒品不好真的好糗。

  可是,很幸福。

 

  「呵⋯⋯」

  她突然笑了,笑自己就連這個都記的清晰無比。

  自己也沒什麼天賦,就是記性好,學業頂呱呱,考試每次都考滿分。

 

  調酒師突然推了一杯飲料到她面前:「客人,這杯特調是那邊那位客人請妳,讓妳醒醒酒。」

  她的記憶中沒有這個東西,這裡賣的都是酒,除此之外最多就是雞腿肉,再不就是藥水。

  「你們還賣醒酒茶?」玨羽視線看向那杯深色的飲料,又看了看菜單。

  「熟客才知道的哦。」

 

  玨羽扭過頭看了一下調酒師剛剛指的方向,確實有人。

  坐在角落,身上披著斗篷,兜帽壓得很低,斗篷看起來髒兮兮的,坐姿卻霸氣得很。從露出的部分看,他穿著機械工匠的制服。

  桌上已是十幾個小酒杯,清一色都是一樣的,那小酒杯,應該是白卡帝151巴塞隆納抨擊的容器。她記得,那是烈酒。

  他倚靠在椅背上,一手端著一個相同的小酒杯,靜靜看著晃動的水流。

 

  這樣轉頭,玨羽的頭更暈了,想也沒想就喝光那杯醒酒茶,卻仍覺得辣口,像酒一樣。不過對現在的她來說,是差不多的。

  「他在那裡很久了?」

  「一早就來了。他是常客,每週都來。」調酒師又幫旁邊的客人調了一杯飲料。

  玨羽又轉過頭看了一眼,趴下,「看起來真哀傷……」

  陌生男客輕笑,悄悄靠近她的耳畔,「說哀傷,小姐妳也不惶多讓。」

  「什麼?」玨羽退了一下。雖然沒覺得這距離有什麼,但對方酒氣實在太重,只是呼吸都能聞到酒的濃烈。

  突然,玨羽感覺自己的身子往後倒,她嚇得要抓住桌子邊緣,卻早就被另一個一身酒氣的人抱個滿懷,腳也騰空起來。

  扭頭一看,是那個披著斗篷的機械工匠。

 

  「幾歲的人了,還不知道要避開喝醉的人?」

  那機械工匠開口,玨羽便愣住了。

  她以為她的眼淚會奪眶而出,但她沒有,就只是楞著。

  他的聲音低沉,跟她記憶中的他一模一樣。雖然那時他的聲音更清澈一點,而現在這位帶著菸嗓。

  「……秋、秋楠?」

  玨羽被從背後抱著,無法動彈,否則她想立刻把她的帽子拉開,看清出他現在的模樣!

  秋楠放開她,卻不給她任何機會,二話不說抄起吧台上的酒灌入她的口腔──

  「也不懂拒絕灌酒。」

 

  失去意識前,她看見斗篷帽遮掩之下,他的嘴角揚起嗤笑。

 

 

 


 

關於酒的資料(以下手打)

 

尼咪酒

 [ 調酒師 ] 想要對有興趣的異性表示十就選它吧!有著獨特的香味,既朦朧又強烈的它,會讓你看起來總是擁有獨特道德的人

-你收到了一杯裝有白色液體的簡單杯子。雖然聞起來有點微甜的味道,不過喝起來應該是酸酸的。還有我想…也許我會有想要大喊的衝動-

 [ 調酒師 ] 很多人說有點甜又稍苦的那種味道就像人生依樣,最好是用舌頭輕舔的喝

-用舌頭輕舔的喝下去了-

-我的感想是這樣,砰砰!!-

 

熱吻襲擊

 [ 調酒師 ] 混合著甜甜的香味及獨特的紅色,像是扣人心弦般的無法讓人鎮定

-你收到了一個沾有糖粉的倒三角形酒杯,正膽的釋出甜甜的香氣,雖然它的香氣令人垂涎欲滴,不過似乎很危險-

 [ 調酒師 ] 在首次碰觸的那一刻是最重要的,甜甜的糖粉在嘴裡跳躍的感覺是一級棒的。

-邊注意著啐飲的位置,邊慢慢地喝下去-

(我有找到幾款邊緣有抹糖粉的調酒,但都不是紅色的又或是名字不像…不知道是不是指法式熱吻馬丁尼)

 

白卡帝151巴塞隆納抨擊

 [ 調酒師 ] 是杯含有很多回憶及悔恨的海賊調酒

-你看著裝在小杯的淡黃色液體,雖然是一口即可喝完的小杯,不過它是個散發著危險氣氛的液體-

 [ 調酒師 ] 這杯火辣到點火就會燃燒起來,一口氣喝完正好享受著食道燃燒的感覺

-一口氣喝完了-

* 白卡地151是一款萊姆酒

 

最後出現的那杯是(特)J&J screw file driver ver.角度器

當HP下降到50%以下(大概)問調酒師推薦就會送這杯,喝了就會直接倒。

* screwdriver 即是螺絲起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銀雪 的頭像
銀雪

黛水澗棲

銀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