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向

※加州清光×女審神者(人設

 

 


  審神者的不安情緒持續了幾天,安神香和安神茶其實不能讓她安心,充其量也只是讓她好睡一點。

  就如現在,她跪坐著,趴在案上靜靜睡著,便是安神茶的效果——她有時甚至懷疑藥研是不是直接給她吃安眠藥。

  近侍是靜形薙刀,給她披了件薄外套後就離她遠遠的。

  他不是沒記得歌仙兼定交接時耳提面命說的話,但他不知道該怎麼把審神者移回床上。

  雖然執勤室也是有被褥,他不需要把她帶回房間,但他不敢碰她。

  她看起來太脆弱,彷彿一碰就碎。

 

  房間外面傳來腳步聲,靜形的身體一瞬間緊繃了一下,但一轉念,就恢復平穩。

  這裡是審神者的本丸,在這裡的付喪神們對這個審神者的重視不容小覷,不可能讓審神者在的房間有任何被入侵的可能。

  然而,當拉門一打開,剛放下的警戒立刻又重拾了回來——他沒見過眼前這個付喪神。

  明明是初次見面,黑髮男子見到他也只是淡淡瞥過,讓人看不出有什麼情緒,像是完全不意外他的存在。

  他最終把視線放在趴在桌上的審神者身上,瞇起紅色雙眸,「為什麼審神者趴著?」

  由於他的眼神沒從審神者身上移開過,靜形沒立刻反應過來,他又問:「房裡什麼時候有點香了?」

  話說完,他終於轉過視線看向靜形。

  「⋯⋯我顯現時就已經有了,藥研藤四郎說是安神香。」

  這應該是加州清光——沒來由的,靜形如此想。

   他顯現之後,據說是按照本丸的規定,必須跟在近侍身邊一天,在最靠近審神者的近侍身旁學習本丸的各項事務。

  在這天內,他經常聽到加州清光的名字。

  大概知道的是,加州清光一個多月前不知道犯了什麼錯,被審神者罰去遠征兩個月,完全見不到審神者。但終歸審神者還是不忍心,一個月就結束了這項處罰,而他回來之後立刻就要求要去修行。

  「幫我找藥研來一下。」

  男子邁步走向審神者,靜形以為他要讓她平躺,但並沒有。

  他只是蹲在桌案前,面無表情、一語不發地看著審神者。接著他一手托著自己的臉,點綴著蔻丹的修長手指撫過審神者的臉頰,沒有絲毫停留,往審神者擺放在桌上的手移動過去,手指隨意與她的素手交纏。

  像是在玩,又像什麼重大儀式。

 

  靜形剛準備起身,外面就有輕輕的腳步聲傳來。

  方才男子進入時並沒有再關上門,很快便看見來人是誰。

  大和守安定捧著一方盒子,頓住了腳步,眨了眨眼,「清光?」

  被呼喚的人沒有回過頭,淡淡應了聲,「這安神香怎麼回事,為什麼主上睡這麼沉?」

  安定走到桌邊坐下,眼前的人似乎有什麼不一樣了,但一時之間沒發現具體是哪裡變了,只當作是修行後的脫胎換骨。

  「你不在的這幾天,主上一直心神不寧,所以藥研才弄安神香。」安定邊說著邊打開盒子,再把盒子裡的香片加進香爐裡,「睡這麼沉是因為安神茶,讓她睡的時候睡安穩一點,是正常的,你不用擔心。」

  清光嘴角微微揚起,嗯了一聲,終於首次有了不一樣的表情。

  「你別玩主上的手,會吵醒她的。」安定放完香片,一臉嫌棄地看著清光,後者卻只是帶著笑望著審神者,沒應聲。

  安定端詳著,總感覺眼前這人好像散發出一種得意洋洋的氛圍。

  「還笑,」他有點無奈,「審神者因為你不在,心不在焉,一開始是出陣差點受傷,後面連大夥兒一起去溪邊玩水,她都能發呆到忘記游出水面,很值得高興嗎?」說完就起身準備要走。

  「忘記游出水面?」

  「嗯,陸奧守把她撈上來的,人工呼吸是藥研做。」

  聽完,清光臉上沒什麼變化,只是手指不自覺加重了力道。

  靜形有點納悶的看著清光和安定。

  歌仙跟他說,審神者不習慣男性在她未預期的情況下碰觸到她,但安定此時卻像是完全沒覺得清光的動作不對,只是單純想讓審神者睡久一點。

  果不其然,審神者被鬧醒了。

 

  她一睜眼,映入眼簾的是自己的手,正在被另一隻手抓著玩。下意識抓住了那不安份的手,然後才支起身子,抬眼看眼前的人。

  微微一笑,「清光回來了,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他立刻雙手抓住審神者的手往自己臉頰蹭,「主上想我嗎?」像是他修行前那一個月的懲罰不存在似的。

  一旁剛要退出房間的安定見狀,無奈一笑,拉著靜形也一起出去。

 

  「你平安回來我就安心了。」任由他蹭著自己的手,沒制止。

  清光的動作頓了一下,眼底笑意驟退,審神者心裡愣了一瞬,但清光立刻恢復原本的樣子,「我一不在,連安神香都出動了,肯定是想的,對吧?」

  「⋯⋯」審神者沒馬上回答,只是看著眼前更加有男子氣息的清光。

  他似乎想從她嘴裡聽到什麼,看樣子,似乎聽不到還不願罷休了。

  她垂眸一笑,「想。」

  換來加州清光一個像是隱忍許久的急切擁抱。

 

 

 


⬇️ 原本這樣就沒了但可能會有人眉頭一皺想起他倆中間還有桌子算彩蛋嗎的彩蛋 ⬇️

 

  加州清光隔著桌子抱住審神者,因為太急切、太突然,審神者以跪坐的狀態往後仰,被清光壓在身下。

  而清光下半身有一部分掛在桌上,但很快,就維持著抱著的姿態把桌子踢開,只是緊緊地抱著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銀雪 的頭像
銀雪

黛水澗棲

銀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