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噗浪企劃《Idol Life》的文章
參企女兒是這孩子
平行原世界的設定這個有興趣可看但與此企劃無關

任務二:表演

一早所有的人被經紀人小哥集合到了表演廳,他環顧了下四周:「在開始課程之前,畢竟要相處在一起兩個月,希望大家可以先熟悉彼此,因此⋯⋯」
鶴間名津流:「先來一場隨機演出吧?」說完還露出一副這個提議很好吧的表情。
簡單宣告了表演的時間之後便讓大家解散各自準備。

(解散時間約莫早上八點,表演時間於下午五點開始)
中間準備時間含彩排(可不參加)、告知音樂、妝髮等⋯⋯
由於是隨機演出的方式,不限制表演類型。
歡迎在創作後貼上老師們的評分(不強制),格式:
聲樂老師(dice20) 舞蹈老師(dice20) 戲劇老師(dice20) 經紀人(dice20)


 

  經紀人宣布完今天的行程之後,未由香買了瓶飲料回到房間,思考要做什麼表演才好。

  她不是科班出身,也只是被朋友說適合,就踏進了這個世界,在此前也沒受過什麼正規訓練,突然說要表演,她還真的想不到能做什麼。

  坐在書桌前,雙手托腮想了好一會兒,最後還是只能拿起手機,快速打了幾個字送出。

  才剛要放下,手機就震動了起來,收到的訊息只有短短四個字母:TRPG。

  這位好友在打字上一向是這麼簡略,不過以和這位好友的交情,她馬上就理解對方的意思。

 

  她與幾個好友經常會玩桌上型角色扮演遊戲,大家都要依據骰出的數值和主持人的建議自己創造一個角色。

  而下一次的遊戲日期與大綱已經在群組發表,大家也都填好角色卡了。

  她創造了一個剛喪夫的富家千金。沒辦法,她在骰持有金額時非常受骰子女神的眷顧。

  不過她的人物設定也就短短幾個字,至於背後發生了什麼事,她一向是慢慢和角色對話來發展。

  她想了想,心裡做了決定後立刻開始提筆,最後只來得及要道具,彩排時只在舞台邊發呆。

 

  五點一到,大家陸陸續續上台表演,未由香一邊欣賞,一邊提醒自己:不要緊張。

  只不過,雖然面上泰然自若,緊繃雙肩、腿上緊緊握著的雙手,都已經揭示一切。

  她做過臨時演員,自然也在眾目睽睽下眼過戲,但卻從沒有像現在這樣。

 

  突然,她鬆開手,低下頭,無聲地笑了。

  柚木未由香,妳前面都是在玩遊戲吧。

 

  很快就輪到了未由香。

  舞台中央放了一張桌子、兩張椅子,一張椅子是背對眾人,另一張則是隔著一張桌子擺在它的對面。

  上台前,未由香雙手一手遮著一隻眼睛,要不是她依然帶著那慣常的笑容,在場看到的還以為出什麼問題了。

  看不見眼神,她的笑容看上去有些刻意。

  待舞台整理完畢,她雙手自然交疊,站得筆直而隨意。

 

  緩步走上台,視線隨意地放在地板的某一處,在距離椅子三步之遙的地方停頓了一下,目光往她的右上移動了一些,斂去臉上所有表情,又再度前行。

  走到椅子邊,她姿態優雅地坐下,雙手交疊在胸前,翹起了右腿與左腿交疊,抬眼看著面前稍微高於她平視視線的地方。

  現場那裡空無一物,但她看得非常堅定。

  然後,她輕啓些許蒼白的唇——

  「人不是我殺的。」

  說完之後,她像是累了,垂下眼簾望著桌面。

  隨後,她快速眨了眨眼,快到沒一次完ㄞ全閉上,一個停頓後,她再看向剛才的地方,「的確,他死了我很高興,若詛咒真的能死人……」

  眼睛微瞇、嘴角揚起、笑意漸濃,最後失笑,垂首笑說:「抱歉,那您也只能說我是詛咒他成功了——如果詛咒有罪,我願意服刑。」

  說完,她懶懶的靠在椅背上,蠻不在乎地玩起了自己右手指頭的死皮。

  不過這狀態沒有維持太久,她動作一頓,笑容驟失,一抬眼,眼神有些不敢置信:「我在我家是被捧在手心疼的掌上明珠,名門貴族一字排開給我選我都不要,偏偏願意嫁給他,你說我圖她保險金?」她嗤笑著,視線轉移到了一旁:「那保險是我買給他沒錯,但受益人寫得很清楚是他媽。」

  突然,她雙眸一閃,目光立刻又回到中間,她瞠大雙眼,視線停留在與自己平視的位置,像是受到一點驚嚇。

  接著她慢慢垂眸,最終閉上了雙眼,抿了抿唇,咽了口口水之後深呼吸,再度睜眼時眸中已有水光:「是,我埋怨他不珍惜我,埋怨他任他的母親對我予取予求,甚至詛咒他不得好死……但他死的時候不好看,我不介意啊。」

  她笑了,眼淚被上下眼皮擠壓而出,落在灰素的上衣上。

  她又閉上眼,又是一次深呼吸。

  再次睜開眼,她離開了椅背,右腳放下時在地板上發出了不算悅耳的聲響。身子向前傾,雙手放在桌上,指甲敲打在桌上發出了叩叩聲,睜大著雙眼看著前方,「我沒想過殺他,也沒有出手過,毒藥是我給自己準備的,我在隔壁市吃了藥,卻被服務人員送醫,你們去查市立醫院的病歷就知道我沒說謊,所以你們不能判我的罪。」

  說話的速度與剛才的游刃有餘截然不同。

  最後,她看向了旁邊,似是猶豫了一下,卻還是站起身。

  邁開步伐走了三步,她突然停下,側過身子,「脫罪?」她垂下首,搖搖頭,然後轉過頭,露出了心滿意足的笑:「因為服刑是死不了的……」

 

評分

聲樂老師(4) 舞蹈老師(14) 戲劇老師(13) 經紀人(7)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銀雪 的頭像
銀雪

黛水澗棲

銀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