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png

修羅規則:
1、每天不論字數不限題材都要至少一篇
2、今天沒寫,明天補上,以此類推  
   就是拖延症發作就會惡性循環的意思。

不限字數所以不一定有完整結尾。

接續上一篇

 

  惡行的車是十人座,不過後半座位拆掉了用來擺放武器和工具,就做後車廂,橙萱將少女放在後座,自己和杜若兩人窩在後車箱。

  就在快到家時濡羽透過耳機傳達:「回來直接去醫護室,厄先生派的醫生待會兒就會到。」

  接著他們又聽見極小聲的「⋯⋯是女醫生嗎?」那是柳染的聲音。

  「現在要緊的是讓她好起來,你還要求性別?」濡羽冷冷回道,再補了一句:「你別管這個,只要想清楚,之後要怎麼辦。」聲音特別的冷淡。

  柳染仰望著求他,他是心軟了。

  這幫人可以說是他看著長大的,因為氣味相投,感情特別好,自己也有最年長的自覺,處處都看得出很疼他們。就因為喜歡他們,當初離開才不是孤身一人走,而是辛辛苦苦經過談判把他們都帶出來。

  他們的撒嬌無論顯性隱性,從小到大都對他有用,至今無法免疫,對自己的這種性格他也很頭疼,但只要他們開心,他甘之如飴。

  可是這不代表就可以從綁架犯手中接走綁架這份活,他在這點還是很理性堅持的。

 

  棣棠開車進惡行咖啡廳旁的車庫,那車庫只是個幌子,其實就是大型電梯。按下機關後汽車被帶到地下,駛近一面純白的鐵門後停下,橙萱抱著少女下車。

  等了一會兒後鐵門往上捲,杜若到辨識系統前面站著,機器分別掃描臉部、虹膜、指紋和聲紋之後,裡面那道看起來十分笨重的鐵門才自動打開,瞬間消毒水的味道撲鼻而來。

  裡面是他們的醫護室,雖然已經脫離無極,但他們沒有人擅長醫療,所以除了小傷之外都還是依賴無極的醫護人員,他們也會定期來補充裡面的藥品,設備也算是很高端。

  「第一手術室,醫療團隊四個人到了。人放下就回來吧。」耳機裡濡羽如是說。

  兩人很快進到第一手術室將人放下,鄭重拜託醫護人員之後才離開。

 

  一知道四人回來,柳染就拿走遙控器,在指紋感應處按了一下,電視畫面一黑,上面出現了起伏極小的聲紋波浪,他說道:「打開醫護室監視器。」後電視就立刻變成了監視器。

  畫面裡少女躺在病床上仍然昏迷不醒,三名醫護人員在她身上做各種檢查、從她身上抽血,立刻用醫護室裡的設備做檢驗,另外還有一名護士忙著替她清理身上血跡。

  接著有個身影擋住他的視線──

  「你別看。」桑菫整個人擋在他眼前,坐在他眼前的矮桌上,視線只高於他一些,「你知道你還不能看的。」

  柳染正要開口反駁,濡羽就先喊他過去:「柳,過來。」

  他也很聽話地走到濡羽旁邊,在他的示意下坐在他面前。

  這時候四個人也進來了,將裝著手機的防追蹤包遞給濡羽後各自散開。

  「我剛剛說了什麼,才幾分鐘你就忘了?」濡羽的聲音一直給人溫文儒雅卻很冷淡的感覺,現在則是多了一點責備的味道,「你現在有那閒工夫去關心那孩子的傷口然後又吐得發高燒嗎?」

  由於濡羽很少用這種口氣責備自己,柳染心情十分複雜;一方面高興濡羽這麼關心自己,一方面卻又覺得委屈,也就沒說話。

  「回答呢?」完完全全的命令形,「他們回來前我跟你說什麼?」

  「在那孩子醒來前好好思考要怎麼處理她的事……」

  濡羽點頭,「所以現在,下樓去,睡覺。」

  柳染看了一眼桑菫,發現對方也是一臉嚴肅;再看杜若,只見杜若和棣棠都向他使眼色要他聽話照做,他只好垂頭喪氣地走下樓回房去休息。

  接著桑菫看著剩下的幾個人,朝著樓梯方向努嘴,橙萱杜若棣棠也就一起回房了。

  剩下三個人,朱笙坐在角落抽菸沒打算動,看著離他頗遠的電視機仍是監視器畫面,只說了句:「透過鏡頭看還不覺得怎樣,但真的慘不忍睹。」

  「好了,一個個都同情心氾濫了?」濡羽揮揮手,「她的狀況我會注意,趕緊把菸熄了去睡覺,明天都不用上班了是嗎?菫你也是。」

  朱笙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熄了還有一半的菸,嘟囔著:「我就是不喜歡你太理性這點。」就走下樓。

  濡羽和桑菫對視了一眼,前者聳肩,後者理解。

  他只是因為在那樣的環境長大,慢慢變得不喜歡感情用事而已。

 

  「你明早如果比我早醒,先去跟他們拿報告。」濡羽敲著鍵盤,「有比較嚴重的話先跟我說,不要先給柳看。」

  桑菫翻了個白眼,「我總是比你早起。」分明就是讓他跑腿。

 

 - - - - - - - 

下一篇極有可能又是這一組

 

創作者介紹

黛洛家地下倉庫

銀雪黛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