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基於企劃〈東京迷走〉上創作

人物設定:https://bf1799.wixsite.com/soratani/nisumi

本系列分為主線、支線、事件、新聞、日常等五種創作。

  在似澄上班之前,有人將一本手札送到宙谷書店,說是撿到的。

  一本口袋小說般大小的紺色手札。

 

  宙谷翻開手札最後一頁,寫著似澄的基本資料。上面寫的聯絡地址原本是寫她大一時住的地方,現在劃掉寫了書店的地址。

  他笑著向撿到的人道謝、送走了對方之後,沒有繼續製作剪報,而是拿著那本札記隨意的翻了起來。

  除了一些日期筆記之外,零零碎碎的,還寫了一些自言自語一樣的句子。

 

  /

 

  在這個隨時在進行淘汰的東京,努力持續轉動。

  在這個大家用冷漠武裝自己的地方,努力讓自己保有溫暖。

 

 

  每個人的武裝程度各自不同,所以,對所有的壞,去理解、去包容。

  理所應當對所有的好都充滿感激,因為就連父母的愛都不是理所當然。

 

 

  宙谷先生的朋友HM醫生對我說,自己是宿者。

  他說,自己不是自願變成宿者的。

  他說,有很長一段時間,

  他吃了就吐、吐了又吃,連正常的食物都是。


  第一次知道原來也有這樣的宿者。

  接受訓練時,沒有聽說過。

 

 

  「現實遠比科幻還要不合邏輯」

  這是名句,也確實是如此的。

  這麼一想,那些看似不合常理的事物和過份的要求看起來都更友善了一些——

  但有些還是怎麼想都不合常理。

 

 

  什麼時候開始,忘記自己解決了的宿者數量?

  被教官這麼問了。


  因為我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親手解決了啊。

  不過這有語病。

  我記得的。

  雖然是宿者,但他們也是活生生的生命。

  自己的刀結束的那些生命,都是必須記得的罪孽。

  必須一條條刻印在記憶、甚至靈魂裡,直到審判那日。

 

 

  我是配角,只是所有人和事件的背景。

  不是劇情推動的把手,只是一齣大戲裡一顆小小的齒輪。

  和其他配角一起,跟著劇本的進行轉動。

  即使目睹了死亡,也只是兇手或死者的陪襯。

 

   /

 

  宙谷看了只能苦笑。

 

  他教導似澄很多,似澄也都聽了進去,最後卻是這樣總結的。

 

  「說了每個人都是自己生命裡的主角了吧?很好洗腦,也很頑固呢。」

  闔上手札,他嘆了口氣,「⋯⋯是因為妳生命中的主角另有其人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銀雪 的頭像
銀雪

黛水澗棲

銀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